联系我们

邮箱:admin@baidu.com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传真:+86-123-4567
手机:13988999988
电话:400-123-4567

古人也爱谈星座:中国文人的摩羯情结

时间:2019-04-15 11:36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http://www.m-dm.cn

医身医国皆司命,星陷无如奴仆宫。”(吴焯《南宋集事诗》)高宗认为他身边的人秦桧是国之司命,王继先是朕之司命,任此二奸为司命,难怪别人拿他自己的话讽刺他“奴仆宫陷”。

杜牧《自撰墓志铭》:“予生于角,星昴、毕于角为第八宫,曰病厄宫,亦曰八杀宫,土星在焉,火星继木。”这句话是说,他的星命以角宿所在天秤宫为第一宫命宫,据此以推,昴、毕二宿所在金牛宫为第八病厄宫,火、土灾星会聚于此。

清苦一生磨蝎命:中国士大夫的摩羯情结

高启是明初提倡师古的诗文大家,崇尚韩、苏古文,而这种对韩、苏的摩羯“认同”,可能为这种古文崇尚提供了另一有趣的解读角度。吴宽有诗《病中读周益公集以术家谓其身坐磨蝎宫宜退不宜进宽命与公偶同所愧名贤徳望不及远甚其退尤宜因诗纪之二首》,也是命属摩羯,其“平生最好苏学,字法亦酷肖东坡”,不知和摩羯星命有没有关系?

古人也爱谈星座:中国文人的摩羯情结

如前列三国四叶飞天对凤铜镜提供的线索,也不能否定星命术在唐以前曾零星地传入中国,只是当时未能流行,其流行是晚唐以后的事,一直延续到宋元,明代以后渐渐式微。

南宋周必大感叹自己和韩、苏一样,“星辰偶同”,皆属摩羯宫,命中“宜退不宜进”。未见得有苏公的名气,而命运波折,却是命该如此:“亦知磨蝎直身宫,懒访星官与历翁。岂有虚名望苏子,谩令簸恶似韩公。”(《青衣道人罗尚简论予命宜退不宜进甚契鄙心连日求诗为赋一首》)周必大喜欢读韩愈《三星行》,“读《三星行》,解嘲于南斗”(《回彭知县贺生日》),“余屏迹山间,诵昌黎《三星行》。

对摩羯宫的抱怨,韩愈是较早的一位,他在《三星行》中说:“我生之辰,月宿南斗。牛奋其角,箕张其口。牛不见服箱,斗不挹酒浆。

首先是定宫位,出生时位于东方地平线下卯位上升星座为第一宫命宫,逆时针确立十二宫位,依次为第二财物宫、第三兄弟宫、第四田宅宫、第五男女宫、第六奴仆宫、第七妻妾宫、第八病厄宫、第九迁移宫、第十官禄宫、第十一福德宫、第十二相貌宫,十二宫对应人生的十二个方面。

文天祥在《赠余月心五首》《赠曾一轩》几首与星命术士赠答的诗中都提到摩羯宫,所谓“我有斗度限所经”。斗度即斗宿之度,正当摩羯,命中似乎也属摩羯宫。但文天祥气度确实迥出众人,他虽然也对星命感兴趣,“吾家禄书成巨编”,但毕竟“未来不必更臆度,我自存我谓之天”,看来是相信自己才是未来的主宰。

浙江出土的三国吴四叶飞天对凤镜(注意半圆形中螃蟹和羊角)

黑水城No.5722西夏文十二宫星命文献《谨算》

古人也爱谈星座:中国文人的摩羯情结

其实,更早时候十二宫知识可能已经零星传到中国,比如王煜先生就发现沿海地区三国两晋时期的“神兽镜”中已经可见十二宫图像的影子,浙江出土的三国吴四叶飞天对凤镜有疑似白羊宫和巨蟹宫的图像,1978年广西贵港工农师范广场M3号发掘坑出土变形四叶瑞兽对凤纹铜镜也有相似的巨蟹宫和宝瓶宫图像,与其他星宿图放在一起。

当然,宋元以降“磨蝎”常见诗文中,“谩灼膏肓驱二竖,懒从磨蝎问三星”(赵汸《次陈先生韵》),“清苦一生磨蝎命,凄凉千古耒阳坟”(尹廷高《挽尹晓山》),未必这些主人皆属摩羯宫,可能是用典,而且典故使用不见得就那么精切,泛指命运造化弄人,也是可以成立的。既然能成典故,所以不管是否真的属于摩羯星命,中国士大夫的摩羯情结毕竟凝固于文字中了。

第三,结合流年中七曜在各宫的情况推此年吉凶。比如前引《康遵批命课》:某人出生时,正好天蝎宫位于东方地平线下,此人就以天蝎宫为命宫,经术士推算,二十三到二十六岁土星出现在天蝎宫,那么占星术认为此人就有疾病灾患。这实际要求对七曜运行有所推定了解,需要相当的数理天文学的知识,最早的精密科学可能由此产生。

汉末王充在《论衡》中说:“天施气而众星布精,天所施气而众星之气在其中矣,人禀气而生,含气而长,得贵则贵,得贱则贱,贵或秩有高下,富或赀有多少,皆星位尊卑小大之所授也。”

自从韩愈、苏轼把自己的身世感叹和摩羯宫联系起来以后,后世许多文人士大夫就主动去“对号入座”,发现自己原来也属摩羯宫,于是更生出一番身世同感。

同病相怜的摩羯宫文人:韩愈有抱怨,东坡爱自嘲

十二宫传入后在民间最大的作用是用于星命推算,即以出生日时十一曜所在之宫推人禄命。敦煌文书P.4071开宝七年《康遵批命课》就是一则批算星命的神课,其中十二宫与二十八宿共同运用于星命推算之中。

广西贵港出土的变形四叶瑞兽对凤纹铜镜(注意半圆形中螃蟹和宝瓶)